北京赛车下注平台
最新最快最全面的宜昌本地生活資訊!
當前位置:主頁 > 資訊中心 > 遠安資訊 >

遠安金家灣旅游攻略:一位東北女孩兒眼中的金家灣

來源:大宜昌網;時間: 2016-07-27 17:47

  何巖,來自黑龍江齊齊哈爾,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東北姑娘。從遙遠北國到如畫江南,從千里冰封到萬木蒼翠,風景在我的旅途,每一寸華夏山河,都是大美中國詩畫長卷的一部分。

  我的外婆和母親都是滿族人。滿族開國曰“金”而后入關改為“清”,愛新覺羅是清朝皇室姓氏,滿語“愛新”即為金的意思,許多皇族南下漢化后便改姓金。初到遠安,我就愛上了金家灣,除了感受生態田園里的慢生活,更因為這里寄托著我濃濃的鄉愁。

  離荷當公路約半公里,就是金家灣的入口,幾尊大石頭雕刻著幾個紅色的大字“金家灣生態露營公園”,那是著名作家余秋雨的墨寶,纖秀的字跡正與這山水的清秀相映成趣……一排石頭的后面便是一池清水,水面有細細密密的波浪在柔柔地涌動,印在水里的紅山綠樹也隨著波紋在裊裊起舞。水池四周的格桑花開得正艷,紅的,黃的,像調皮的孩子翻舉著一把把彩色的小傘。身材纖細的五月梅高高在上,我不得不踮起腳尖才能拍下她漂亮的臉龐。

  輕步走過水池,沿著山谷前行,前方突現一座古色古香的青石小橋,橋上有游人來回穿梭,橋下,不時有游船緩緩穿過拱形橋洞,清清的水面上便似漂浮著一朵朵紅色的祥云,水面蕩蕩漾漾將山谷間的空隙幾乎填滿,在陽光的照射下,波光盈盈滿谷生輝。

  過得橋去,峽谷漸漸變窄,連接兩邊山峰的水面已經變換成綠綠的草地,才午時剛過,準備在這里露營的游客已早早支起了帳篷,草坪上便怒放著一朵朵五顏六色的碩大花朵。一個巨大的褐色花盆,不經意地歪倒在綠毯上,花盆前面安靜地開著一片小花,有些散亂,卻是極好看,像晨起后還沒有來得及梳洗的女子,散發著難以言說的庸倦美。

  相傳是一位仙女經過金家灣時因貪戀這里的美景,失手將手中的花盆失落,花盆里的花兒也隨之散落一地,仙女怕王母娘娘責怪,不敢回天庭,就在此地留了下來,天長日久,仙女也站成了這里的一座山峰,從此這里便多了兩道風景。秋天的時候,當樹枝不再那么濃密,站在峽谷頂上,可以清楚地看到對面那座仙女峰,她正低頭看著自己失手掉落的花盆和灑落的花朵。如果你在仙女峰下,還可清楚看到她動人心魄的長發和眉眼。

  順著山腳一條彎彎曲曲的紅砂石臺階,可以上到這峽谷里最高的一座山峰。上山的感覺有些怪,大片裸露的紅砂石山體讓人炫目,人工雕琢的臺階卻像一條長長的紅色絲帶,總讓人有些不忍落腳,生怕弄臟了它。好在山不算太高,走走停停半個時辰便到達山頂。山頂上有個亭子可供游客休息,或者,稱為草棚更為合適,那棚頂上厚厚的茅草讓人心里有種置身山野的寧靜。

  站在山頂才發現,這丹霞山谷的美,在山下看到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。難怪,明代大文學家袁中道當年游過金家灣之后,毫不掩飾自己對這片山水的贊美,“秀壁之名,非此一帶山不足當之”,“縮之皆可作硯山筆床”,就是他當時對金家灣的評價。著名作家熊召政也曾經在欣賞過金家灣的美景之后,晚上興奮難眠,連夜寫出一篇精美的游記,結尾并賦詩一首:

  若問遠安何處好?閑庭信步此沖灣。

  條條翠谷丹峰下,簇簇紅花古樹間。

  疑幻疑真云作畫,且行且臥路如煙。

  才言曲折已窮盡,又見清溪出碧山。

  站在山頂放眼四望,遠遠近近大大小小的山峰,像一顆顆通體盈綠的玉珠遍灑大地,延綿著無窮盡地伸向遠方。大小不一卻各自成篇,那些植被蔥蘢的山峰,便見不到山體的顏色,有的被樹木裹成了一顆蔥翠的珍珠,有的像一頭蓋著青色棉被的憨厚老牛,有的則似少女豐滿而堅挺的胸脯,還有的成了一條威風凜凜的綠色巨龍。植被不太茂密的山峰,會露出星星點點的紅色山體,那一團團俏皮的紅,似一簇簇盛開的絢麗山花。山下那池春水,似一匹柔軟的綢緞,將峰谷之間填充的豐滿而充盈。山峰與山峰之間的間隙,絕不會是那種單調的空白,或許,栽種著景觀植物,或許被泛著白光的秧田填滿,有的地兒則剛好安下一棟農舍,仔細看農舍旁邊那塊小小的菜園,勤勞的主人還在彎腰勞作。遠遠看著田間那個晃動的小小身影,想起幼時老屋旁的菜園子,想起一臉汗水的母親,突然眼里就有了水霧。

  從山的另一邊,踏著近90度的紅色臺階,小心翼翼下到山谷,只見幾輛白色房車停靠在山腳,車前有水池和涼亭,有人在水池和房車之間來回忙碌。原來,這些房車居然是供游客住宿的,車內是一套完整的居家設施。停放在山野間的豪華房車,此時少了些貴族氣息,卻多了些人間的煙火味道。在疲憊的周末,帶著家人,或約三五好友,避開鬧市的塵埃和喧囂,來這里聽聽流水,聞聞花香,感受一下鄉土田園的寧靜,也不失為人生一件幸事吧。

  木屋酒店,是金家灣最靚麗的一道景觀,吊腳樓式的木屋建在水上,順山腳一溜兒擺開,頗具土家風情。屋身通體金黃,全部用木頭搭建,室內裝修精美而別致。沒有我期待中的木床花被,卻也足夠小資。打開陽臺,又是別樣風景,微微晃動的吊床,古老的竹椅,還有竹椅上隨意擺放的布娃娃,讓人恍若回到童年歲月,仿佛媽媽剛剛離開,仿佛奶奶依舊坐在已經吱吱作響的竹椅上,手里是永遠也納不完的鞋底。每棟木屋都用詞牌作為房間號,如一剪梅,如夢令,采桑子等,小牌子很精致,裊裊娜娜地掛在小木屋門前,讓這片寧靜的山水又多了些許唐詩宋詞的味道,如此詩意的棲居,設計者也算是匠心獨具了。

  入夜,坐在屋外的吊床上舍不得進屋,美麗的星空下,夜色寬容地包容著一切,喜怒哀樂都變得遙遠起來,心底有著星空樣的寧靜,遠離紛擾,遠離悲喜,時光就此定格。一切美好如初。

  沒有月亮,夜空的星星似乎比往日更密集了些,有流星飛過,我卻來不及許愿。身邊有山風輕輕地掠過,初夏的夜晚,已感覺不到涼意。耳邊有久違的蛙聲此起彼伏,山腳有蛐蛐兒在專心地鳴叫,小時候從來不覺得好聽的蛙聲和蛐蛐的叫聲,此時卻是如此的婉轉動聽,如此風情的夜晚,美到讓人不忍睡去。

  五年了,我愛上了遠安,這里有我的家、我的朋友、我的工作。我愛上了金家灣,想念東北時,我會到這里走走。緩緩的走過那一拱外婆橋,稍加駐足便會發現,眼前擁有的一切,其實比遠方的風景更加美麗。

相關新聞

熱點關注

魅力宜昌

視覺天下

熱點排行

2009-2016 大宜昌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4000815號-5關于我們 | 投稿薦稿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
北京赛车下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