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下注平台
最新最快最全面的宜昌本地生活資訊!
當前位置:主頁 > 資訊中心 > 五峰資訊 >

五峰:最美鄉村栗子坪 原來家鄉也可以這么美

來源:大宜昌網;時間: 2016-09-26 16:48

  栗子坪村民耳熟能詳的典故和蒼桑斑剝的日影,最先使我們起訪仙心。

  金頂,在稍顯空曠的山野,四面陡峭的石壁之上,不僅平而且敞,讓人想起“松枝伴古木,秋色映藍天,俯視天地廣,幽草落林間”的景色來。

  那站在山腳下仰頭望去的高大巖寨,首先使我們起一探究竟。 使我們更加迫不及待的想一探究竟的另一原因是,下車的時候。村人告訴們:“上面有神仙!” 仔細詢過:原來早年上面曾有廟宇道觀。

  在這一座山上,呈現出佛道融為一山的和諧局面。解放的那幾年,有人一把火燒了佛道兩家,把本不想跑的和尚連廟毀了個干凈。

  金頂分為三層,每層皆有廟觀。這是二層的廟觀遺址,由于毀滅性的人禍火害,現在 只有那些青苔依附著當年的石頭在靜靜地在太陽下享受秋天的溫暖。 一

  栗子坪村民耳熟能詳的典故和蒼桑斑剝的日影,最先使我們起訪仙心。 金頂,在稍顯空曠的山野,四面陡峭的石壁之上,不僅平而且敞,讓人想起“松枝伴古木,秋色映藍天,俯視天地廣,幽草落林間”的景色來。那站在山腳下仰頭望去的高大巖寨,首先使我們起一探究竟。 使我們更加迫不及待的想一探究竟的另一原因是,下車的時候。村人告訴們:“上面有神仙!” 仔細詢過:原來早年上面曾有廟宇道觀。在這一座山上,呈現出佛道融為一山的和諧局面。解放的那幾年,有人一把火燒了佛道兩家,把本不想跑的和尚連廟毀了個干凈。

  

栗子坪訪仙

 

  最下一層的巖下,不僅有水井,還有舂米用的碓窩。

  “ 上面還有天坑!跟底哈是穿的……”這更令我們感到驚奇了。驚奇的是早年天旱的時節,說誠心的人從山腳下背塊石頭上頂,從天坑把石頭丟進去,不一會就雷聲大作,甘霖普降。 “是真的,前幾天我們去砍路的時候,有人下山的時候順手丟了塊不大的石頭進去,還沒等下到山頂,天上就開始打雷了……”說的人有板有眼,令你不能不信。 確實,村里早就安排專人砍了路,為拍攝工作做好了一切準備。按照計劃,加上神秘的驅使,我們先上金頂。 廟田。金頂之下的一方坡地,面積不過百畝,現在早已長滿了雜草大樹。陪同的縣人大退休干部講述起來歷: 古代的廟宇大多是享受朝廷供給的。有的地方不安排財政資金,就從廟宇的附近劃塊土地給廟里,由住持管理經營。這里的廟田,由于和尚少,種不了,就改成了租地,由廟里租給附近的農民耕種,然后向廟里每年上交一定數量的租金和糧食,因此解決了廟里的日常用度開支。 附近的老百姓出于對神佛的敬仰,紛紛租種廟田,主動上交租課,因而形成一方佛道相融,仙人一家的局面。

  

栗子坪訪仙

 

  長于絕壁之上的“迎客松”,因為距離太近,以至于相機無法拍下全貌。

  金頂的另一個神秘的原因是因為李真人。李真人,原為四川小商。帶著父親的骨灰,沿川下鄂,遍訪名山,廣尋福地,欲為父親尋得葬骨之地。 至栗子坪,李真人一屁股坐下不走了。找當地尋這塊叫“寨子”的地方。上寨后,再也不下來,出些錢,請些人,于山頂勒青石,修廟宇。頭發一剃,做了自己作主的和尚。那父親的骨灰,順便也于廟宇的后墻角落,找到了臨時安生的地方,不小心做了回與神仙們共處一宇的同伴。 廟修好后,又于其山腰修道觀。 廟觀既成,又招和尚道士數人,共開山門大業。這個自己剃了頭發的和尚,平時只做做在廟宇里添油點燈,掃地擦塵的小事。念經做法事的營生,則是請來的和尚道士們的業務。 說時話短,時間過得非快。轉眼四十多的李真人就到了該向佛祖報道的年齡。臨終前,他把和尚道士們叫到一堆,安排自己的后事:“死后,此山上尋一塊地,將父子葬做一起可也!” 和尚和道士是聽話的。因為受恩于李真人。所以,就在山腰的山峰拐角處選了一處面朝山下廟田的平地,按當地古訓,給李真人建了兩個墓穴,立了個雙墳,讓他們父子就此望著山下來來往往的鄉鄰,繼續生前友好的感情。 李真人在鄉間婦孺皆知。甚至每年還有不少人前去為他父子掃墓插青的。

  

栗子坪訪仙

 

  才被村民們從蓬草中整理出來的登頂石階,想得出當年人們為修廟觀所花的功夫和香火鼎盛程度

  上山是辛苦的。 年久失修,無人光顧的金頂,從山頂到山腰至山腳全長上了雜草和樹叢。村里早就安排人砍去了路途的荊棘和雜草,使我們的行動順利了許多。 從上山的路看,這些年做神仙是辛苦的。世界不容易,神仙不容易,我們也不容易。 路上的石階東倒西歪成了一堆爛石,青苔爬遍了石階的每一個角落。陽光從林蔭的縫隙投射下來,給青苔們罩上美麗的光環,這些光環或大或小,或圓或方,漂移不定,形影婆娑。終于讓人想起佛陀世界的至高境界和美妙之意來。 上山的路雖然爛,雖然曲折,總還是向上的。那怕再艱難,再曲折,經過努力,總還是在向上。每一次努力,都會讓我們達到一個新的高度。 我們如是想。

  

栗子坪訪仙

 

  金頂之上的環境是艱苦的。除了神仙們的天無頑強之外,還有這些生命的頑強。

  躲兵的故事。 這是一個特定時代的特定事件,一個動亂年月的歷史重復。金頂,不僅成為了神仙們的福地,同時也擔當過戰亂年月村民的庇護所。 從很早的遠古,到近代的時期。由于特殊地理位置的關系,栗子坪不僅是征兵抓夫之地,也是兵員過境之所。每遇兵禍降臨,附近的人就立刻爬上高高的金頂山腰,靠山腰絕壁的庇護,躲過兵禍。 現在看到的遺跡,上面山腰避兵之所,仍存米臼(搗米之所)、水井以及石塊分隔的男女廁所等。其規模,據有人估計避兵禍時最大的人容量當在千人之上。而且,依靠充足的糧食儲備和完備的水源,生活工具,幾乎可以長期居住,而不擔心其它。 電影上的佛道諸家常常聽從朝廷召喚,殺奸賊、抗倭夷,救民于水火,濟朝廷于倒懸。而真正的以一方天下,救百姓于兵禍,尚未所聞。 神仙要做的事,畢竟是神圣的。

  行路難,難于上青天。其實,修路的應該更難……

  與鄉民躲兵禍相對應的另一個故事,便是兵也在上面躲過禍。我們在這里聽到另一個關于官藏洞的故事。 相傳早年國民黨時代,有一支川軍在松滋遭兵敗之禍,殘兵余勇整體退到栗子坪。特別尊重長官的士兵看到長官受傷不能繼續撤退,就把這位師長藏于金頂對面的一面石壁上的巖洞中。然后花一個多月時間入川尋求救兵,才來接回長官。 這位長官十分感激當地百姓和諸神仙的相救。當地人為紀念這一史實,遂將長官住過的巖洞改稱“官藏洞”。

  從神仙的高度看下去,凡間其實也不錯滴。

  站在神仙的高度看世界。 登上金頂之頂,忽然想起神仙洞察世事的慧眼來。想起神仙的慧眼的時候,就忍不住往山腳下多看了兩眼。 金頂之下,遠山近景盡收眼底。農田萬頃,房屋成片。遠山,正在修建的325省道穿山過隙,直奔鄂西。想起當年千里跋涉的川軍們,如若是在現在的交通條件下,根本用不了一個周時間就可奔襲一個來回。更別說花費一個多月兩個月的時間了。 想起神仙們看人看事看物的那般灑脫超凡,就想起他們看人看事看物的這種高度。 一哈想不起是哪位先哲說過的了:高度決定境界。是啊。不管是對人,對已,對身邊萬事萬物,自家眼光的高度,常常在左右一個人的人生境界。高度站低了,那對自己的要求,對別人的要求,也就不一樣了。只有站在適合自己的高度,才能達到洞察世事,明了真理的目標。 自己就一屁股坐在神仙的位置上癡想:神仙總是比人聰明的,聰明的不是智慧,而是高度。

  神仙腳下其實每天都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遠處正在修建325省道,連接鄂西自治州和宜昌武漢的交通。

  站在神仙的高度繼續看世界。 從山頂上望下去,山腳下最近的一戶農家剛收完地里的玉米。金黃的玉米或曬在場子上,或吊在屋梁上,演繹著一幅秋色賦。幾縷炊煙在人家的屋頂盤旋,繼而悠然的遠去。 從神仙的眼里看下去,那便是人間煙火。 受不慣人間煙火的神仙,便找了腳下這片土地做自己的安身之處。同時又放不下人間煙火的神仙們,便在高高的山頂,揣摸人間煙火。進而以一些看明白的意思來告訴人們,哪家今日中彩,哪家明日有喜。真不不甘寂寞的時候,便也提了鑼鼓家什下山,在人家喜樂之上更添熱鬧,除了盡一份客誼外,更討得人家幾分煙火味,幾許銅臭。 神仙在煙火之外看煙火,就得一智慧,得一慧眼。 站在山上的我,到了神仙的高度,卻差了神仙的境界。 神仙沒有賜座的習慣,全靠自己找位置,我沒有找到自己的位置。所以,到了該下山的時候,經不住同伴勸,我仍然回到山下,回到凡間,做我的凡夫,食我的煙火。

  下山的途中。 不經意的回頭一瞥。忽然看到一處小巖洞里,有很新鮮的香燭印——顯然是前幾天有人來燒過香。 他們求什么呢?求平安?求寶貴?還是…… 總之,在經歷過這么多年荒廢之后,神仙仍然活在人們心中。神仙不死,就帶來信念不死。信念不死的人們天天記著神仙。 他們是對神仙許過愿,求過恩賜。 高高在山上的神仙因此也被人們記起。 神仙答應叩求者什么了?賜予叩求者什么了? 神仙常言:天機不可泄漏也。既是天機,我也不求了,做我的凡夫去…… 只是我的信念呢?遺忘在路途。

  下到山腳,再回頭望去,一直籠罩在陰云后的那輪夕陽照在金頂之上,金碧輝煌,為充滿神話色彩的金頂再添一份神秘和莊嚴。 經過廟田的時候,一陣秋風搖起,幾粒板栗從樹上掉落,沒砸在身上,便落在腳前。俯身拾起這神仙土地上的物什,作為一天的收獲吧? 也別說神仙不是了。 幾只松鼠在旁的樹上跳躍,嘰嘰喳喳地議論著什么。不是說我搶了它的東西吧?想來不該如此小氣的! 別過松鼠們,繼續往前。 山下燈火通明的地方,是我賴以生存的凡間,充滿人間煙火味的地方…… (2009年10月28日追記于陋室,時逢又拍的圖片庫正在維護,沒法連接圖片,也是該我用自己的胡言亂語記下這段經歷的。) 

相關新聞

熱點關注

魅力宜昌

視覺天下

熱點排行

2009-2016 大宜昌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4000815號-5關于我們 | 投稿薦稿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
北京赛车下注平台